成都冻品水产销售虚拟社区

东凤墨白续写之千秋岁(41)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从那一年夏日以后,直到凤九离开太晨宫,那近千年的日子,凤九一直负责料理东华帝君的膳食,其他杂务都被免除了。终日大部分时间无所事事的凤九,在春秋两季还能养些肉在身上,每到夏日来临,便只能靠着每日的木莲子汤度日,清瘦的厉害。但从此太晨宫那汪寒潭里一直养着些银鳕鱼,再没间断过。东华帝君也渐渐爱上了夏日里每餐喝上一盅木莲子汤。


直至东华帝君从锁妖塔中救回凤九,将她赶回青丘后,太晨宫中的厨役小仙呈上的汤羹及饭菜,总不对东华帝君的口味,也不知是哪里不对,总差些味道。东华帝君原本在饮食上并不执着,食不甘味,也就免了进食这件对神仙来说可有可无的事。自此,太晨宫便裁撤了若干厨役小仙,膳房也空置下来。没了这些烟火气息,太晨宫更加清冷肃穆。东华帝君仍是那个最适合挂在画上的神仙,最神仙的神仙,独活在三清幻境菩提净土。只偶尔他会伫立于后花园寒潭旁,望着潭中畅游的鳕鱼发呆,也会偶尔在水上那座凉亭里独坐半日。



东华当时并未及细想日后与凤九要有怎样的结局,只紧着闭关三百年,恢复了修为,便匆匆去了凡间,以历劫为由,顺便圆了凤九与他相守的心愿。只是东华帝君没成想,凡间匆匆一世,短短几年的相守,竟让两个人内心都生出相同的执念来。碍于天命的束缚,也为了保四海八荒万万年太平,东华帝君不得已,几次三番推拒凤九。更加让他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是,经历了眼前这一场生死离别后,她却在心底舍弃了他。回想前两次他以追魂术进入她元神中,她对他冷淡又生疏的样子,东华帝君心中了然。


眼前这个凤九的眼中只有她面前的凡间帝王,一双星眸深情的凝视着优雅喝汤羹的男人。曾几何时,那样深情的眼神只专注的落于他东华帝君一人身上。尽管这凡间帝王是历劫时自己的模样,尽管这个让凤九移不开眼的男人仅仅是个幻相,可他就是满腔怒火,袖中的苍何神剑已然铮铮作响。


强迫自己压抑下心中翻滚的怒火,待凤九回竹舍送汤盅之时,东华帝君挥手幻走了无忧树下那个凡间帝王,自己摇身一变变作凡间帝王的样子坐在树下竹椅上。片刻间,凤九自竹舍中端着一盘蜜桃笑意盈盈的走出来时,东华帝君面色上仍抑制不住带有一丝不悦。凤九瞧着他有些纳闷:“陛下怎的不高兴了?可是有什么心事吗?”


东华帝君伸手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抱着。凤九将手中的盘子放在桌上,手臂搂上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笑语盈盈的道:“有什么心事陛下可以和九儿说说。”轻易就得到一个香吻的东华帝君面色渐渐缓和,他尽量温和着语调质问道:“九儿为何偏偏与本君隐居在这桃林里?”


笑的眉目舒展的凤九听闻这话,面色微微一怔。缓缓放下环着他脖子的双臂,目光定定的望着面前的这个人道:“陛下不是说喜欢这里的山水和桃花,要放下凡事俗务,在此处与我做一世夫妻的吗?”


东华帝君见她敛了笑容,右手忙握住她的腰,将她往怀中紧了紧:“不止这一世,我们要做生生世世的夫妻。”凤九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从他怀里站起身,背向他靠着无忧树的树干望着院外灼灼桃花,声音低低的说:“可是…对神仙来说,没什么生生世世,这一生…就够长的了!”



东华帝君恍惚间觉得这句话很耳熟,竟像是当年她在太晨宫中化作九尾狐原身,陪在他身边时他对她说的话。他还没想好该如何答她,她又继续说道:“东华帝君向来是个不理世俗,远离红尘,除却四海八荒的太平大事,不给任何人面子,不赴宴会,是个适合挂在画像上的神仙。今日怎么得空来这里戏弄凤九?”


东华帝君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凤九面前,现出原本紫衣银发的面目。凤九看着眼前的人,并不觉得意外。东华帝君淡淡的笑道:“从本君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你便发觉了本君不是你的那个陛下。”凤九垂下目光不再看他:“我的陛下从不自称‘本君’,也不会只许我今生今世。帝君,在凤九心里,你从来都不是他。”


东华帝君上前一步,单手撑着凤九身后的无忧树,将她困在身前,目光沉沉的看着她道:“那帝王不过是本君凡世历劫的化身。你当日在天宫中,便当着天君和织越的面说对本君有那样的心思;吃了失魂果,又抱着本君说喜欢本君喜欢的不得了;趁本君喝了酒小憩片刻,你又偷吻了本君。你难道当初也是在戏耍本君么?…凡世历劫归来,你斩了狐尾去三生石刻本君的名字,难道不是为了与本君相守?…若这些你都不承认,那若水河畔你不顾生死替本君挡了擎苍那一掌又算什么?”


尘封的往事如潮水般涌入凤九的脑海,从两千年前东华帝君在琴尧山一只金猊兽爪下救起她的那一刻,直到若水河畔她斩了狐尾冲向那焚天灭地的红莲业火中,一切记忆历历在目,却又遥远的像是上辈子的事。她只觉得头疼欲裂。她说不清为何对眼前的帝君不再执着,也说不清为何又偏偏沉迷于凡间帝王予她的情爱中。当初对东华帝君生死相随的恋慕之情仿佛已经随着她扑向红莲业火的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凤九捂着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止不住的流:“我都记起来了,我应该已经死了…”东华帝君将凤九抱在怀里,轻吻着她额头上的凤尾花,声音低哑:“有我在,你不会死…”轻轻的一句话,却沉重得仿佛誓言一般一字一句砸在凤九的心里。若水河畔他也曾经对她这样说过,若她现在没死,他就是已经兑现了这句誓言——终究还是她欠了他的救命之恩…



凤九轻轻的从他怀中退出来,站在离他三步远的距离外,端严恭谨的向东华帝君行了一个君臣之礼:“凤九谢过东华帝君的救命之恩。帝君空闲了可以想想需要凤九如何报恩。”


东华帝君冷眼瞧着她一副疏离的模样,心头郁郁。东华帝君抬手挥去眼前这一片幻境,两人瞬间置身于一片蒙胧的薄雾之中。凤九不敢置信的环视四周,看着周遭景物幻灭,伸手想抓住,却无能为力。东华帝君沉声道:“此境在你元神之内,一切皆是幻相。若还想报恩,不如早些醒来吧…”


话音刚落下,东华帝君已顺着追魂术来时的途径退了出去。



娥媚个人微信号:14717951

娥媚书院订阅号:娥媚小筑


欢迎来娥媚的小家里坐坐!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